下午回家後和繼拔拔想著,到底該如何把貓弄出來?

當然冉瑟可以一直待在臥房的貴妃椅下,

可是沙發下好髒耶~一直待那也不是辦法吧~

而且卡魯跟牠共處一室,只會造成牠更大的壓力~

總之為了讓冉瑟可以早日接受這個家,我們決定把貓撈出來~

繼拔拔把椅子抬起一邊,由我進去先安撫、再觸碰,

然後趁冉瑟被我摸的如痴如醉時再將牠抱起。

 

原本想讓冉瑟知道一下家裡成員,

也讓卡魯看看這個初來乍到的孩子,

至少降低牠的好奇心,免的牠一天到晚在冉瑟房前發出聲音。

結果…

“這真的是一個很嚴重的錯誤!!!!”

原本被抱的好好的冉瑟,因為卡魯的好奇用鼻子聞了一下、推了一下,

引起冉瑟的緊張,造成牠大聲呼氣、扭動、掙脫,

我的右手首當其衝火辣辣的被抓出一道血痕…

因為正準備換乾淨衣服,

骨盆附近皮膚也在沒有衣物遮蔽下被掃出幾道傷,

真的有夠痛的(≧﹏≦)

冉瑟失手.jpg

冉瑟受到驚嚇跑到客廳,又得重新安撫,

這次只好委屈一下卡魯,先讓牠到大陽台,

免的牠又引起冉瑟的不安。

這次很順利就抱住冉瑟回房間,

並在牠跳離我懷中時,迅速的放開牠,

看著冉瑟窩在櫃子底層的樣子,

心裡真的好自責,

這樣的初見面對冉瑟來說太唐突、也太不恰當了,

貓貓明明就說過大概一個禮拜牠才會習慣,

卻因為我的心急讓貓狗都受了傷害…

 

事後,繼拔拔幫我擦藥,

小時候被鄰居大狗咬住耳朵也沒流這麼多血,

這還是第一次為貓狗受傷~~

今天我跟繼拔拔說要儘快送卡魯去結紮,

繼拔拔說這樣牠太可憐了~

我哽著淚解釋說不是因為今天的事要送牠去結紮,

而是為了牠身體健康著想,而且這也是今年預定要完成的事。

其實我很怕繼拔拔看我受了傷,就要我重新考慮冉瑟的認養,

但繼拔拔說這只是一個過程,

養大貓本來就和養小貓不同,過了磨合期會好一點。

聽到繼拔拔這麼說,心裡真的覺得安心不少,

多怕他說出要送走冉瑟的話呀~~~

還好繼拔拔是個包容力很強的人,所以我可以繼續做我認為對的事,

他的一句支持,真的超過我自已一百句的心理建設~~

拔拔,你好棒哦~

 

孩子們~對不起~

麻麻真的很抱歉今天讓你們在這種情況下見面,

讓你們一個受驚、一個感覺失寵,

麻麻以後會調整你們各自的活動範圍,

麻麻真的很希望我們可以全家人待在客廳看電視,

或是一起窩在床上看書、玩耍,

如果你們有任何一方是無法接受另一方的,

沒關係,我們也可以三國三制,

你們可以各自玩各自的,各自待在自己想待的地方,

只要你們安全、你們平安、你們健康,

就是我和拔拔最大的希望,

不管是貓奴還是狗奴,我們都甘之如飴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卡魯麻麻 的頭像
卡魯麻麻

跟狗說話的女子

卡魯麻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